挽弓者(缺乏灵感的咸鱼)

沉迷学习、沉迷考试、短期不归。
尽人事,知天命。
仓廪实,知礼节。

【脑洞.主龟甲】直播脖子以上

ps:慎入,总之就是脑洞小短篇,不一定有后续的那种。


天守阁。

审神者调整了摄像头,以往是全景摄影的,最近就不大合适了,过去的一些视频也花了大量时间修修剪剪,原版视频都存储到专门的大容量U盘里,就留下符合华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部分。

由于这样那样的各种麻烦的事情,审神者已经有一周多没有和粉丝们互动了,就算留了请假条,也有小部分脱粉。

感觉自己不受关注的话,就得想办法补救了。

首先,确保镜头只对准脖子以上部分,然后接下来是主角入镜。

“龟甲,站到这边。嗯……稍微过来点,好,扶着这个。”

镜头里出现了龟甲贞宗的脸,粉色系的青年对着镜头笑了笑,又侧过脸去看他的审神者。

“主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过会儿,你站那儿就行。光线稍微有点暗,我再调下……”审神者完全没有进入镜头,但是声音一直都在。

直播间里渐渐开始有人了。

——————————————

匿名1:啊!是龟甲贞宗耶,战扩那么多次,我一根粉毛都没捞到。

匿名2:最近严打,太太你又准备开车?

匿名3:楼上别逗了,这个审啥时候开过爽快的车?

匿名1:诶?这个直播间是全匿名模式耶。

匿名3:一号你好,我是三号。

匿名2:一号你好,我是二号。

……

直播间人数:27

——————————————

“总之,今天就顶风作案一下。反正全都是脖子以上。”审神者终于入镜了一小下,伸出手把龟甲贞宗的发型揉乱了,“接下来我会对我家龟甲做一下脖子以下部分的事情,你们可以通过观看龟甲的表情判断我对他做了什么,直播结束后通过邮箱发送给我。猜对多的前十位小天使在下一次直播前会收到小礼品。接下来……敬请欣赏。”

……

……

……

——————————————

匿名5:这种享受的表情……

匿名24:龟甲的话,无论审神者对他做什么都很享受吧?

匿名21:好迷啊,看不出来。

匿名3:我资深的,肯定是在摸腿。

匿名2:喘了,在摸xx

匿名31:我去,来晚了,都匿名31了……我赌在摸xxx

匿名3:xxx啊……有可能……啊,他笑了。

匿名2:被挠痒了?

匿名1:是看我们聊天看笑的吧?话说,xx和xxx是啥?

匿名3:就防屏蔽的专用术语。xx是上面的,xxx是下面的……具体自行想象吧。

匿名4:以前匿名1都是我专用的。

匿名3:谁让你来晚了。

匿名5:这表情是要那啥了?

匿名24:没呢,早着呢。

匿名1:这振龟甲贞宗看起来和平常不大一样耶。

匿名2:因为已经极化了嘛~

匿名4:极化后更放得开了,以前播主想让龟甲拍一段,好话说了一堆才成的。

匿名73:你们这聊天区咋看起来那么清水?

匿名3:明哲保肾。

匿名5:禁止不和谐用词。

匿名45:和谐社会嘛~

匿名42:播主,让龟甲跟我们说几句话呀!光听点气声词没意思。

匿名2:一边背课文一边继续直播也不错。

匿名3:还背课文?这有什么意思!要背就背我们种花家的法律条文!

……

直播间人数:97

——————————————

“各位,我家龟甲只是刚把华文学到半懂的地步,背法律条文恐怕做不到,不过我可以背一条让龟甲跟着读一条。”审神者出声了。

“呼呼……我会全都背下来的。”龟甲布满红晕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略微低下头去看审神者,“请对我做任何您想做的事情吧。”

“嗯。一、以牟利或者传播为目的,走私淫秽物品的,依照关于惩治走私罪的补充规定处罚。不是为了牟利、传播,携带、邮寄少量淫秽物品进出境的,依照海关法的有关规定处罚。”

“……”呆滞。

“嗯?怎么了?”

“主人,慢点……”

“(法律条文省略)”

“……能再慢点吗?”脸热得发烫,龟甲贞宗白皙的脸颊比先前不止红了一点点。

“那我分成小短句背吧。”镜头里,一只属于审神者的手又使劲揉了揉龟甲贞宗的粉毛。

“……嗯。”


tbc.

【短篇脑洞】真·战斗民族审

【占tag致歉,随便写写的超短篇,慎入。】


ps:一般来说,是抱着什么心情……才能让拉哥当审神者?

养老不行吗?!

看到好几个战斗民族夜兔审了,感觉还差一个战斗民族赛亚人审🤓

pss:联动我自己的龙珠同人。

审神者是战斗民族,有传世名言“战五渣”的拉哥。

人设上充满各种私设,详见《龙珠之拉蒂兹你怎么那么惨》。

……

……

……

时之政府发现了一位异世来客,看起来非常反派相的异世来客。

但庆幸的是,这位异世来客目前是正义阵营的。

这位异世来客自称是战斗民族,还没提具体叫啥,狐之助就表示明白了——早就招揽过几位夜兔审神者的狐之助兴奋地向上级报备去了。

根据这位异世来客的要求——在飞船里坐太久了,想打架——时之政府向他提供了暗堕本丸。

严重暗堕的刀剑,净化太难了,要是有人能打服他们,把暗堕刀剑好好收编录用也是可以的。

大致是秉承这样的念头的。

时之政府表示他们就是这么开明。

异界来客具体了解了一下所谓暗堕本丸为何物后,毫不在意地签了合同,并且要求时之政府提供各种实验器具和刀剑资料。

他算是半个维修工出身,给他家王子修飞船、修战斗服、修战斗力检测器(这个他自己也经常捏,捏着又脆又好玩,修着累)。虽然种族关系也非常追求自身力量,但是……反正已经见识过最强的存在了,目前也不觉得自己有希望超越,科学和魔法也有巅峰造极的存在压在他脑袋上——简而言之,就是做啥都没法成最强的。

现在干脆都当爱好了。

所谓暗堕本丸,是在是个神奇的地方,乌压压的气氛,死气沉沉的,弥漫着一点也不爽利的血腥气息。重点是,不爽利。

战斗民族当然喜欢血腥和战斗啦,但是那些夹杂着弯弯绕绕的复杂情绪的杀戮之气……就很难受啊。

而且啊,这些刀剑,非常弱。

说是全员满级刀,极化刀也全满级。时之政府想让老审神者接手,老审神者都惜命,不乐意;时之政府想让新审神者去?那不行的,压根活不过半天,何必填进去。直接铲除这个本丸的存在也……太浪费了不是?全员满级呢!总得先放着,然后等着哪天来个有希望解决问题的审神者。

黑长炸的异世来客本来听说满级暗堕刀剑强得开天辟地,结果……还算好提前看了眼战斗力检测器,出手前先把自己气炸了。

“战斗力99?”异世来客看着这个数值,喃喃出声,只觉得被骗了,绝对被骗了。

所谓满级刀剑,就只有这种程度?

直面劈砍而来的刀影,战斗民族在出手碎全场和不出手天下太平之间选择了抱胸观望。

有本事先砍他根头发试试。

砍得动我们再来谈别的。

……

砍不动?

不仅砍不动,还崩了个口子?

不仅崩了个口子,还重伤了?

重伤必须修,否则就碎掉了?

情不自禁晃了晃尾巴的异界来客表示有点郁闷。

那只小狐狸是说过的吧?

好几个他的同族,都在本丸找到了快乐的源泉,并且过上了安闲自在的养老生活。

真的说的是同一个战斗民族吗?

现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这种濒死的模样还有几乎碰一下就可能会碎掉的刀……完全不适宜搬运啊。

“审神者大人威武QAQ,下次能不能出手轻一点。”狐之助虽然没看到审神者出手,但是以它漂亮的皮毛发誓,审神者肯定是夜兔中的隐世高手,在一瞬间击倒了围攻的暗堕刀剑们。这击退固然好啊,这都快碎完了可怎么办咯。

“……”他还没出手呢!思及口袋里还是带了点应急用品的,比如仙豆……说不上浪费不浪费吧,因为他离开地球前已经研究透了仙豆的种植技术和浇灌仙豆的超神水的制作方式,虽然布尔玛表示暂时还没法实现大批量生产,但是小批量大棚种植已经实现。总算不用靠那只白白胖胖的猫咪种豆子了,无论是沙鲁游戏还是魔人布欧的战斗,一旦到了缺仙豆的时候,他就算是已经死了多年,站在地狱水晶球前看着都觉得——真是急死个人。

于是,口袋里的仙豆现在也就上百颗,比不上某个叫“亚奇洛贝”的胖子吃的那么多,分出去几颗换几个能帮他种仙豆的手下……还是可以的。

虽然都细胳膊细腿的,看起来也不怎么结实。

……

给濒临碎刀的几振刀剑喂下仙豆后,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满级是指封顶的意思吧?

不考虑一下超越极限吗?

超越极限难道不是常规?

卡卡罗特都收过徒弟了,

那个魔人布欧转世欧布。

他收几个培养一下的话,

说不定也能弄几个强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算了,一点也不押韵。

……

满血复活的暗堕刀剑们醒来时,看到的就是凶残的审神者用凶残的目光扫视着他们。

仿佛在挑选一只竹鼠。

这只真漂亮,这只好像中暑了,这只打架了,这只不够活泼,这只……想不出来了。

总之,先挑几个下锅吧。


tbc.(一般不会有后续。)

本丸部屋沙雕日常

【当小段子看吧😆】


ps:记沙雕宿友们的日常【捂脸】反正我这个号除了我妹以外,也木有其他认识的人看得到……


冬日的中午。

冲田组部屋。

加州清光(懒在被窝里):安定,帮我带饭。

大和守安定(刚出阵回来,擦刀):你早饭都没去吃,还吃中饭啊?

加州清光(翻滚):要鱼香茄子和水炖蛋。

大和守安定(掀被子):起床啦,自己去。

加州清光(被冻得一个激灵):呜哇!安定!还我被子啦!

大和守安定(冷漠):起床。

加州清光(一边冷得发抖一边起床):安定~~~♡

大和守安定(嫌弃):干嘛啊?

加州清光(冲向门口,大声喊):安定!!!你怎么又一周不洗澡!!!

大和守安定(呆滞,石化,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我才没不洗澡,反应过来,抓住加州清光)清光你这家伙在胡说什么啊?!

加州清光(继续大喊):都臭死啦!!!出阵服都发臭啦!!!

大和守安定(气到理智掉线,也开始喊):清光!!!你怎么又把主人钱包里的小判全用来买指甲油了啊!!!

加州清光(等等,冤枉啊,不行不能被比下去):安定!!!你干嘛又把衣服反穿啊!!!丑死了!!!

……

(整个本丸都被两个睁眼说瞎话、无限互掐互黑的小笨蛋震到了。)

天守阁。

审神者(笑到岔气):三日月,麻烦帮我去把清光和安定叫过来,真是……怎么突然就想不开到这种地步?

三日月(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哈哈哈……年轻人嘛。


【主龟甲】忆(x)苦思甜?

审神者x龟甲

【超短小,随便写写,慎入】

当你的刀看到你正苦大仇深看小说时。(注:你正在看对方的虐身虐心文。)

ps:想写点啥,来自被虐到心肝疼的写手。


对你来说,所谓刀剑付丧神,没有例外,都是用来宠的。

因为他们乖巧可爱,普遍品格高尚,心灵纯净,你怎么也想不出有哪个渣审能对这些刀子精做出惨绝人寰的恶事来。什么捞不到就写虐,虐到出货这种事情……你是怎么也搞不明白的。

是的,你正在看一个非酋审写的暗黑虐文,充斥了堪比高限制级的内容。

你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是强忍着“只看两眼就点x”的情绪,多看了几章后,你就苦大仇深起来,“不行,这样不行,太过分了,他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天使,你竟然这么对他……(省略上百字)”在回车键按下前,你收手了,没有把这条评论发出去——还是体谅一下人家捞不到刀吧。

“主人,茶,小心烫。”

你接过今天的近侍刀递过来的茶杯,低头看了眼,有根茶梗是立着的,好像是幸运的意思。

哪方面的幸运呢?

浅酌了一口,你便放下茶杯,倚靠在刚坐下来的近侍刀的肩膀上,稍微有点困啊,前段时间溯行军太猖狂了,而最近却没什么紧急的战事,这人嘛一下子就松懈下来了。

“主人在看有关我们刀剑的小说吗?”你的近侍刀越来越看得懂华文了,不愧是本丸里少数戴眼镜的刀剑付丧神。心中感慨着,你在困意朦胧中伸手去关小说页面,只是手伸到一半就……没了意识。

……

你醒来就觉得脖子有点酸,倒不是近侍刀没让你靠好,而是这头一直歪向一边,肯定舒服不起来。

“嗯?”你瞄见屏幕亮着,脑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梦里你是已经把电脑关了的。

“主人更喜欢那样的我吗?”突兀的提问。

“啥?”你还有点反射弧没恢复过来,只顾着揉脖子,抬眼就对上近侍刀带着浓重迷茫的灰眸,“额,那样是哪样啊?你平时就挺好的啊。”

“可……不,没什么。”你的近侍刀欲言又止,像极了平时在其他刀剑面前的态度——隐藏。

你还没来得及为他的态度而不开心,顺便发点起床气,睡着前的记忆就回笼了。

你在看高虐的刀剑小说,被虐待的对象就是你身边这个近侍刀,龟甲贞宗。

你睡着前记得要关电脑的,因为龟甲在你的教导下已经能看懂大部分华文了。

然而你没成功关掉电脑就睡着了。

啊,你好像知道龟甲刚刚在说什么了。

当然,你先前的回复也没什么大问题。问题出在,你现在得跟龟甲好好解释清楚,你绝对不是一个以虐待刀剑为乐趣的审神者,对于这种小说也没有多少兴趣。

于是,你这么说了。

他脸红了,平时喜欢说些“爱的疼痛”之类的话,但是本质上那么纯情。

“害怕我是那样的人?”你凑近龟甲的脸,真好看,白嫩嫩的,想亲一口。

搂着他,摸摸他,亲亲他,好好宠他。你的脑袋里这会儿充斥的都是这些。

那文虐着刀,更虐着你的心。

想甜回来。

你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

……

……

……

……

做了什么?

当然是你亲自上阵,带领目前的第一梯队,以龟甲贞宗为队长出阵咯。

再具体点?

5-4厚樫山。

不够?

捞到重复稀有刀了。

还不对?

龟甲贞宗当晚与你进行了深入的哲♂学交流。

然后?

最近严打。

哎,客官你别走啊!


【主x刀】花痴审的直球攻略(一)

【超短小脑洞,清水慎入】



花痴审x刀剑们

审人设:有间歇性花痴病的审神者,常年在家接受专人看顾,时之政府发现其具有强大灵力,为了招聘这位审神者,而采用特殊方案。

对【医生说的】非常认可。

擅长模仿,有变身“亲密”的人的能力,曾一度受有关部门特别监督。


另:狐之助靠谱max。



入职第一天。

👉审想抱狐之助。

狐之助:不用了谢谢,医生说我最近要多走走。

审:啊,医生说的啊,那就没办法了。

👉接收指定的、已经培训的新本丸(以初始刀为首的七振刀,保证一队出阵,还有一人能负责看顾审神者)。

狐之助:请各位一定要牢记先前培训的内容,互相监督;审神者大人也请安心住在这里,刀剑付丧神们都会好好照顾您的。

审(犯病中):啊啊啊~小哥哥真帅啊~(扑向最近的初始刀)小哥哥,我给你唱歌好不好?【省略近直球撩刀上百字】

狐之助:稳住啊,加州殿。别脸红了,你要起带头作用的!

👉审没有得到新手教程;狐之助临走前嘱咐刀剑付丧神们。

狐之助:一定要安装培训内容行事,有什么问题及时联系我,最重要的是,你们一定要架空审神者的权力,不要太亲近审神者,听到了没有?

刀剑们:知道了。(信誓旦旦)

👉刀剑和审的场合。

(初始刀加州清光住进天守阁隔壁的近侍屋。)

白天。

审(正常状态):加州清光对吧?晚上要锁好门哦。

加州清光:没事,我可是刀剑付丧神。

夜晚。

审(犯病中,敲开近侍屋的门):小哥哥,一起玩嘛~

加州清光(很想和审亲近,但是谨记培训内容):阿鲁基,很晚了,很多医生都说过,早睡早起身体好。

审(迟疑了一下,眼前一亮):那小哥哥陪我睡呀,小哥哥陪我睡,我就能睡得很香了。

加州清光(心动,努力克制行动):医生说我要一个人睡才睡得好。

审(困惑片刻,兴奋起来):要一个人?你们都是刀呀,这个本丸只有我一个人,小哥哥很喜欢我对吧?我也很喜欢你呢,你真可爱!

加州清光(被夸了,幸福感爆棚):要和我睡也不是不可以啦,可是狐之助不让我太亲近你的。

审(理所当然):狐之助又不是医生,不是医生说的都不靠谱。

加州清光:嘛~这么说也对啦……那就……只有这一次哦……

(人影交叠间,樱吹雪飘了大半夜。)

次日清晨。

烛台切(敲近侍屋的门):加州?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再过会儿我们该准备出阵了。

加州清光(腰酸背痛起不来):……

审神者(正常状态,低声对加州清光):昨晚抱歉啦,今天我代你出阵吧。

加州清光(惊):?!

审神者(模仿声音):来了啦~唔,还想睡。

烛台切:再眯一会儿也没关系啦,哈哈,我还要去叫其他人起床呢。(说完,离开)

审神者(摸摸加州清光睡得乱蓬蓬的脑袋):没关系的,我可以变成你的样子。

加州清光:可是……还有长谷部今天会留在本丸照顾您。会被发现的。

审神者:嗯,这样确实不大好办呢。(穿衣服)我去找长谷部,好好拜托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tbc.(不确定有木有后续)


ps:我越来越懒了……

昨天听老师说起学校有栋楼以前是精神病院,还说起里面花痴病的姑娘们……

突然就想写写看,也不知道花痴病是不是我写的这样【托腮】当然,我家审的性别男😅

【主x刀】梦游审竟然做了这种事(中)

【清水无车脑洞,含各种私设,慎入】



“首先……”半阴沉着一张脸的初始刀酝酿着谴责的话,眼前似乎可怜兮兮的审神者绞着双手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又是这幅表情!看多了都习惯了啊!

“先不说你梦游的问题了。但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对我用睡眠咒!总是这样的话,我作为近侍还怎么照顾你啊!”初始刀皱着眉头说道,他当然很享受审神者的宠爱和信赖啦,但是一码归一码,近侍的责任不能因为这个就废止,更何况他的审神者是这么个一到晚上就可能梦游闯祸的笨蛋。

“对不起。”审神者嗫嚅着说道,“……因为一般都不会出什么事嘛,在本丸里很安全的。”本丸这个空间虽然连接着山河大海,但总体来说也不是无边无际的,绝对不会出现类似于一觉醒来进局子的事情,也不会在停尸房里找床位,混上旅游大巴到外地旅游也不可能发生。

“但是我们的安全呢!”加州清光很少对谁说重话,或者应该说刀剑付丧神这个整体的思想素质都很高,但是被气多了,即便对象是审神者,加州清光也没法忍了,“一期殿就是受害者吧?对我就……算了。可是,阿鲁基你让一期殿怎么办啊?”

“嘤。”审神者默默低头,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他的错,比起这个,最重要的是——“清光,一期的话,还……好吗?”审神者自己不是刀剑,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感受,具体要多久恢复的了。

“……唔。”加州清光想起自己曾经说过【不要对其他刀做这种事情,否则就是虐待刀剑】,那时是抱着独占的心思的,但是说实话,咳咳……“没事,一期殿应该是被你温水煮青蛙了。”身体上没事,心理上就不好说了。审神者对刀剑灌输灵力的过程,是从一开始令人沉溺的舒适到无法逃脱的沸腾,当初他被灌灵力灌到一半就觉得身体不对劲了,再接下去怕是要完全失控了,便哭叫着让审神者停下来才没被搞到失去意识的地步。没想到,一期一振竟然忍住了没有半途叫醒审神者,实在是个勇者。

“诶?”审神者看着加州清光突然软化下来的表情,和脸颊上浮现出的红晕,总觉得这事儿还有点啥他没理清的地方。

“总之我……先帮一期殿洗个澡,阿鲁基负责去拿身睡衣。”加州清光在谁去帮一期洗澡的问题上思考了半秒,服侍的工作总归是他比较擅长一点的,而且审神者的房间里配有独立浴室,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

“可清光比较矮啊,没关系吗?”审神者习惯性耿直,“还是我来抱一期到浴室吧。”

“……”加州清光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审神者还比他矮一点,结果现在已经比他高了,那会儿审神者还唉声叹气说他已经努力挑个最矮的初始刀了,怎么还是比他高个头皮……“哦。”冷漠.jpg,审神者从来就没有可爱过。

送进浴室前,审神者选择先剥一期一振的衣服,睡衣都是很好剥的,就像剥香蕉或者剥毛豆一类的,一揪一拉就整个光溜溜地出来了。扔开半湿半黏的睡衣,审神者拦腰抱起就剩条内裤的一期一振进浴室去了。

“……”加州清光揉揉眼睛,把奇怪的即视感驱走,他怕是没睡醒才觉得审神者这架势是去洗菜的,洗干净炒炒就能吃了。

……

浴室里。

“一期?”审神者在扒一期一振的“最后掩体”前,怀揣着一丝做贼心虚的心理轻拍后者的脸颊,试图确认一期一振暂时不会醒——

“!”

手腕被抓住了。

软绵绵,轻飘飘的,与其说是抓住手腕,不如说是搭在手腕上。

一期一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眼皮下的眼珠似乎稍微动了动,审神者也看不出一期一振究竟有没有醒。

“……一期,还好吗?”审神者内心方得一逼,满脑子“刚刚为啥非要抢清光的活”的懊悔,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海拔优势也不该在这种时候的,“先帮你洗个澡,你可能暂时没什么力气……后作用结束前先留在我这里吧。”审神者也不管一期一振到底有没有醒了,就算是自言自语也先说一遍,然后——再扒短裤!

黏糊糊的。

比睡衣黏糊多了。

通常来说,看到别的男生的【哔——】,正常的反应是“我觉得我的比他大”或者“mmp比我大,不看了”。

审神者暂时没这个心情,但不妨碍他伸手比划一下:“比清光大,比我小点吧,啊……这得【哔——】了多少次,才这么没精神?”而且还是因为他才会【哔——】成这样的……捂心,太罪恶了。

眼不见为净,直接扔进浴缸吧。

审神者平时拉上加州清光一起洗,互相搓个背啥的。去澡堂的话,刀太多,不适合审神者这种深沉内敛的boy,审神者自语。

浴缸不大,正好够把一期放浴缸里,整了一缸热水,再扔进去个泡澡球,蓝色的,和一期一振的发色正搭配。

“唔,怎么洗好呢?”审神者脑子里只有自己洗、帮清光搓背、帮自家汪洗澡,总共三个记忆选项,从来都不包括帮一个完全没意识的人洗,所以……“就这么泡着吧~”泡泡就干净了,大概。

——住手吧,愚蠢的审神者!

距离【加州清光抱着换洗衣物进来,看到一期一振被扔在浴缸里泡着,而审神者在捧着手机傻笑,从而开启暴躁模式】还有两分钟。

距离【一期一振被“加州清光疑似弑主的发飙和审神者心虚地慌忙逃窜”惊醒】还有五分钟。

距离【浴室重归平静,审神者在加州清光的指导下帮手脚发软、满脸羞红的一期一振洗澡】还有十分钟。

距离……

“等等,这里我自己来就……!!!”

“啊,一期你别乱动,很快就洗好了。”审神者原本伸向【哔——】的部分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并且稳稳地握住了。

嗯,稳稳地。

瞬间僵硬,一期一振选择死亡。

加州清光选择捂脸,不过,他毕竟还要【指导】审神者,不是吗?

“一期殿,都是男的,别慌,我们本丸除了青江殿随身携带的女鬼以外,没有异性的。”加州清光深吸一口气,便开导一期一振道。

“啊?是害羞吗?”审神者倒是没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家刀剑是不是越来越贴近人类了,搞得他反而不像个正统人类了。

充其量就是糊上泡沫,然后用水冲干净的尺度——就是在家里洗汪的程度。说起来,又有大半年没洗汪了,下次回现世干脆把汪带到本丸洗吧。正好拜托鸣狐、小退、狮子王、浦岛洗小动物的时候顺便洗汪,还能给家里省点水电费。

想想就很开心啊~审神者一边给一期一振进行最后的冲洗,一边露出愉快的傻笑。

然而,审神者的傻笑在一期一振看来就很惊悚了,于是……加州清光眼疾手快把浴巾糊在审神者脸上,道:“阿鲁基,别慢吞吞的了。”估计审神者又走神到其他事情上去了,身为近侍兼第一梯队队长,他不光要照顾审神者,还要照顾队员的心理健康,加州清光转向一期一振问道,“一期殿,使得上劲点了没?”

“啊,稍微好点了。”一期一振双手撑着浴缸的两边,把身体稍微撑起来了些,虽然还有些使不上劲,但是男人不能说不行。

审神者见一期一振有些吃力,便伸手扶了他一把,接着,就着后者借力的功夫,直接把还湿淋淋的太刀青年一捞一揽一颠一捧,横抱出了浴缸。审神者本来就捧着浴巾,这么一抱,正好把一期一振裹在浴巾里。

“唔?!”这一阵天旋地转下来,一期一振头一次知道自家审神者这么生猛,印象里审神者似乎是文系审神者,刚来本丸那会儿天天窝在天守阁看书写作业……这一晃就是好几年过去了,审神者还是每天看书写作业。

“一期,在你恢复前,待在我这里,药研他们那里……让清光去说一声就好了。距离下一次大阪城还有一段时间,其他的出阵和内番安排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我这里会重新安排的。”审神者把一期一振放在沙发上,加州清光拿了擦头发的速干毛巾和电吹风过来。

“是,给您添麻烦了。”一期还是一如既往谦和的语气,脸颊泛着些薄红,微微低下头来任由审神者和加州清光的摆弄。

“额,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对啦。”审神者挠挠头,还是决定好好道歉一下,“对不起,一期,虽然是梦游的缘故,但毕竟是我导致的,被过多的灵力冲刷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我下次……唔,下次要是发现我梦游乱跑的话,请一定要叫醒我。”

“……不是的。”一期迟疑了片刻,突然出声道,“一点也不难受,是……太舒服了才对。”

“一期殿,那叫濒死的体验。”过来人的加州清光当然要清楚得多了,粟田口的部屋总比近侍屋远吧?他当然不止一次体验过半夜被审神者抱住强行灌输灵力的感觉啦!之所以他到现在都没事,完全是因为每次他都会节制地享受一番,然后叫醒审神者,让审神者别占他床。咳,这点绝对不能暴露了。至于睡眠咒,被审神者的灵力一冲刷,那种小而无害的咒术自动就瓦解了……不然他加州清光早就被审神者强抱至刀解了。

嗯,没错,就是刀解。所谓刀解,就是刀剑付丧神在刀解池被审神者用灵力冲散形体,刀剑本体崩裂分解,然后转化为少量资源的一种行径。

“?”审神者表示很茫然。

谨慎起见,把一堆文偷偷摸摸锁起来……

被判了10年的那位太太……感觉好惨啊QAQ

虽然我没写多少【哔——】的内容,还日常怂全篇,但谨慎起见还是先把以前写的某些仅对自己可见了……


【托腮】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我这种小透明写手吧~嘿嘿~

【主清】震惊!退役审神者险些与婚刀离婚!

【听说加个“震惊”、“险些”、“离婚”这种词能吸引读者。】

【退役审神者x加州清光】

【清水超短小脑洞,慎入。】


【私设:退休审神者和近侍刀回现世生活,近侍刀会在审神者和时之政府的影响下逐渐抛弃作为付丧神的记忆和本能,并拥有独立的身份,不再依赖审神者的灵力,也逐渐脱离时之政府的制约,成为真正的普通人。他能保留的只有与审神者的相处记忆,但不含有感情。】


“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一觉醒来,面对曾经的付丧神,现在的普通人兼爱人的质疑,退役审神者心中一凉。

这种情况在退役审神者和婚刀之间并不在少数,一旦失去身为审神者的身份,灵力和刀剑本体也不再是这些付丧神的限制,过去作为付丧神的记忆逐渐模糊……一切都开始变得物是人非。

“你不记得了吗?”习惯性地伸手去撩爱人的额发,却被后者有些不自在地躲开,讪讪地缩回手,审神者柔声道,“清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好看。”

“我知道的啦……可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你呢?完全没印象了,而且你这个人啊,缺点那么多……”距离付丧神人类化才半年,岁月还没在这个美丽可爱的少年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还是最美好的模样,性格也没有受到人类社会的污染,他一边抱怨着,语气里还是以往撒娇的口吻。

这是一个可怕的磨合期,已经人类化的付丧神拥有时之政府安排的人类身份,按照人道主义和现世法律等等因素,如果退役审神者无法和爱人继续相伴相随一生,那么……只能放对方自由,各自如同无关的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个社会里。

“因为嘛……清光你说过,比起你喜欢的人,你还是选择喜欢你的我啊。”审神者忍耐着自己的恐惧与担忧,尝试着把当初【约定】的话用最深情的语调说出来。

“额……土味情话?好尬啊。”加州清光目光游离了一会儿,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个【喜欢的人】是指谁了,只记得是很重要的人,就像眼前这个人一样重要——但他真的不记得这是为什么了。

“……”害怕,经历了十几年审神者生涯的退役审神者很害怕,即使面对大批量的溯行军和检非违使也没有如此害怕过。

“那个……你别抖的那么厉害啊。”眼前的人强装镇定的模样有些搞笑,抿唇咬牙瞪大眼睛,可眼眶已经蓄满了泪水,全身都在颤抖,却仿佛没注意到一般,只是死死地注视着他。加州清光有些无措,他好像从来没有惹哭过眼前这个人,在那些模糊的没有前后记忆的相处时光中,这个人在他面前只有冷静的、温和的笑容,就算是遇到、遇到以前好像发生过的什么很糟糕的事情,这个人也没有露出这种表情。

好压抑,心脏好像缩起来了一样……这种表情,根本、根本就看不下去啊。

忍不住就扑上去一把抱住眼前的人,把下巴搁在后者肩窝,这样就看不到那糟糕的表情了——

“我喜欢你的,我应该是喜欢你的,你别怕、别哭啊,对不起啦,真的……我只是有点迷茫,毕竟记忆都糊掉了嘛……”

“我不可能不要你啊,你也不会不要我的,对吧?因为我离不开你的,就算有一天我对以前和你的相处也完完全全不记得了,我也不可能离开你的。”

“以前的记忆模糊得一塌糊涂,没办法嘛,我一醒来也有点脑子里乱呼呼的……”

“我又没有上过学,以后可能只能干点赚不了多少钱的工作……”

“阿鲁基……唔,从正常人的角度来说,这种称呼好像很羞耻啊,但是我以前是这么称呼你的,这个我是记得的,可是,我要接受作为人类这一点,唔,我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来着……咳咳!总之,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说,我不该继续这么称呼你。假如、我是说假如哦,我心情好的话,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偶尔这么称呼你,你会很开心对吧?”

“……嗯。”听着爱人语无伦次的安慰,心里的不安好像骤然就被抚平了,审神者不由发出带着一点点哭腔的声音。

“然后,以后呢,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们都会在一起,一直到我碎……唔,死亡将我们分离为止。呼——这话我好像以后要每隔几天都要说一遍才行呢,阿鲁基……你这个人啊,干嘛比我还没安全感啊……”

“缺点一大堆的大笨蛋。”

“好啦,起床起床,你还上不上班啦,你还要养我呢!”

“……还想听。”

“mo~阿、鲁、基。”

“……”审神者伸出一根手指。

“阿鲁基。这样够了吗?这就是今天最后一遍了,比心也没用,你要迟到了啦!!!”

……

……

……

End.


【ps:突然想到,虽然我喜欢清光,可我身上也许没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失去审神者的光环,然后一无是处……然后,这里的退役审神者最想说的话,大概是:“对不起,我一无是处,请求你继续喜欢我”。】

【pss:选修课老师让全班组队表演分手主题情景剧,于是我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

【psss:最近我越来越短小了orz】


每个仓库都是最后十几个里才出钥匙,第四个仓库就更坑了……都倒数第八个了,才出的喵😇😇😇

这大概就是脸黑吧Orz

良心好痛

其实是在下的忏悔。

……

明明说好了最喜欢清光了,还想借着写【某个审神者】来脚踏几条船。

写就写了,写到后面还是想清光,又忍不住给清光加戏份……然后刚写完的时候还会想【我还爱着清光,没有移情别恋】,但隔了一晚上爬起来,总觉得脑袋里充满了各种谴责。

良心好痛Orz